上海用人单位履行劳动争议判决书时代为扣缴个人所得税的困境

根据《个人所得税》法第八条,对于个人所得税,通常情况下,“支付所得的单位或个人为扣缴义务人”——需要注意的是,这条并没有把支付人和收款人间特定的法律关系作为确定“扣缴义务人”的前提,所以,无论在劳动争议判决时、履行判决书时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还是否存在,付款的(原)用人单位都是法定的“扣缴义务人”,因为他是支付人。
作者:胡玮
2019-01-16 23:13:45

       当一个用人单位在劳动争议案件中被法院判决向劳动者支付工资、奖金这些应税所得,在履行判决书要求的付款义务时这个用人单位是否应当代扣代缴劳动者个人所得税的税款呢?这听起来似乎不是一个问题,但如果你的答案是一个简单的“yes”,建议你读一下本文或可增长新知。


一个真实的案例

       在上海的一起加班工资争议中,法院判决A公司向劳动者支付时间跨度在数年间的一笔数万元加班费,但判决书除了笼统地提了一下以“年”为计算单位的时间跨度,并未明确加班工资对应的具体月份、时数、计算方式,而仅是直接“酌定”了一个金额。这份判决给A公司带来了一个头痛的问题:通常税务部门要求按月申报个税,但由于判决书完全没有明确具体的加班时间,无法按这笔高达数万元的加班工资对应产生的具体月份来补报税。A公司在履行判决书时犹豫要不要作为用人单位代扣代缴劳动者的个人所得税,便向税务部门询问,税务部门答复必须代扣代缴,但由于无法确认加班工资对应的月份,税务局要求按照整一笔的收入来报税,于是自然税负不菲。虽然A公司在判决书规定的时间内按时把税后的款项付给了劳动者,但引起了劳动者的不满,劳动者于是在收到税后款项后,又去法院申请执行,要求执行判决书裁判金额和税后金额的差额——实际就是被代扣代缴的税款。A公司告知执行法院被申请执行的金额其实是个税金额,而个税已经代扣代缴,在向劳动者付款的第二个月就已经依法被收缴入国库了。但历经执行异议、复议程序,虽然劳动者也不否认扣税事实,但法院并不认可A公司的做法,还是在执行程序中又把相当于已经代为扣缴的税款强行执行给了劳动者。而此后A公司再去要求税务部门退税也一直至今未有结果,而因为同期有若干个类似案件,A公司被法院重复执行的个税金额也达到了数万元。

        简评:在这起案例里,矛盾的最初根源是法院在判处加班工资时没有具体明确加班时间,导致正常的按月报税成为不可能,事实上,法院的这个判决方式是大可商榷的,因为劳动法是强制法,加班工资是要通过法定计算公式算出来的,不属于法院有权可以囫囵“酌定”的裁判权行使范围。但即使抛开该个案的这个特殊因素,用人单位在劳动争议案件中根据判决书/裁决书/调解书要求的支付工资、奖金这些应税所得时,是否应当代扣代缴个税?如果实际代为扣缴了,会不会日后还要被重复执行从而遭受损失?——这是有着普遍性和规则意义的问题。


现行法律和个人观点

       法律层面上,笔者认为,首先要明确的是,税法是强制法,遵循“税收法定”原则,一笔收入是否要交税、通过怎样的流程、由谁、怎样缴税,都来自于法律的强制规定,不是当事人之间可以商量着来的事。

       首先,根据《个人所得税》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工资、薪金所得”属于应税的个人所得,所以,除非个案特殊情况下判决书/裁决书或调解书里特别注明相关金额是“税后”,否则都应作为应税的“税前”金额,这是法律已经事先规定从而无需特别标注叙明的事项。

        其次,作为常识,个人所得税法上,对自己的收入负有纳税义务的人称“纳税义务人”,但在纳税流程上,不是所有的“纳税义务人”都有义务自己去直接交税,法律会规定税收收缴流程,那些在向“纳税义务人”支付时负有代报税、代扣缴义务的人称为“扣缴义务人”。根据《个人所得税》法第八条,对于个人所得税,通常情况下,“支付所得的单位或个人为扣缴义务人”——需要注意的是,这条并没有把支付人和收款人间特定的法律关系作为确定“扣缴义务人”的前提,所以,无论在劳动争议判决时、履行判决书时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还是否存在,付款的(原)用人单位都是法定的“扣缴义务人”,因为他是支付人。又,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条第二款,“扣缴义务人依法履行代扣、代收税款义务时,纳税人不得拒绝”,所以,用人单位并不需要征得劳动者同意才能去代扣代缴,反而,如果(原)用人单位在履行劳动争议判决书/裁决书/调解书确定的工资、薪金所得支付义务时不代扣代缴个税,就变成“扣缴义务人”违法,用人单位反而要承担税法责任。在前述案件里,执行异议和复议阶段,法院提出观点说,根据《税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纳税人拒绝的,扣缴义务人应当及时报告税务机关处理”,法院以此作为认为用人单位未必需要代扣代缴的理由,笔者认为,这句话要和同一款的前半句话结合起来,不能割裂了来看,这前半句是:“扣缴义务人依法履行代扣、代收税款义务时,纳税人不得拒绝”——所以,从文义上来理解,既然是“不得拒绝”,意味着即使纳税人拒绝扣缴义务人代扣代缴,也不能产生法律上“拒绝有效”的后果,这后半句关于什么情况下需要“报告处理”,从逻辑上推理,应当理解成如果因为纳税人拒绝导致客观上无法实现代扣代缴时要报告,以避免漏税情况发生;而对于虽然纳税义务人态度上反对,但客观上代为扣缴并无障碍的情况,“扣缴义务人”不能以纳税义务人的态度为由推脱履行自己的代扣缴义务,因为纳税问题是法定的,不以纳税义务人的意志为转移——从逻辑和法理上来说,这才是对这条法律的正确理解吧。

       再者,用人单位在履行代扣代缴义务时应当诚实申报,遵循税务机关指示,而个税一旦收缴入库,笔者认为属于行政法上的“事实行政行为”,而行政行为具有效力先定力,如果劳动者对纳税金额有异议,认为收税收错了,应当通过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的方式来寻求法律救济,并且可以在这些法律程序中把用人单位列为第三人,这才是正确的法律救济程序。


司法实践

        曾经,对于用人单位在履行劳动争议法律文书生效判决书/裁决书/调解书时能否代扣代缴个税,实践中确实有过不同意见,曾有观点认为,一旦进入执行程序,执行法院只管根据法律文书记载的金额全额执行,无需理会税收问题。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法院认可这种情况下用人单位可以、也应当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不再向用人单位重复执行相当于已扣缴个税金额的款项。据笔者的案例检索,在近年来北京、江苏、广东等多地多个劳动者要求执行用人单位已经代为扣缴的个税金额从而用人单位提出执行异议的案例中,法院都是持这样的观点,即,认可用人单位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的行为是履行税法上的法定义务、将该代为扣缴行为作为履行生效判决、裁决确定的支付义务的一部分来对待,从而将已代扣缴的个税款项和税后支付款项结合起来评判用人单位是否已经足额履行支付义务。最高人民法院主办的机关报《人民司法》2016年第26期还刊载了深圳中院欧宏伟法官的一篇案例述评文章:《用人单位在执行中可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对此问题结合案例做了详尽分析阐述,同样也是认可用人单位的代扣代缴行为其实是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支付义务的一部分。

       然而,尽管近年来全国其他地方的司法实践和认识趋势如斯,在上海的司法实践中,法院的观点却和兄弟省市迥异。据不完全案例检索,近五年来,在上海,无论在一中院还是二中院辖区,在用人单位已经代扣代缴个税后将税后金额支付给劳动者的案例里,执行法院仍是不依不饶继续执行相当于税款的金额,无视个税已收缴入库的事实,两个中院也都认可这种执行方式,本文开头引述的即是2017年末终审的一个较新的案例。法院的理由主要是对于税收争议认为不属于法院执行事项管辖范围,以及劳动者不愿意由用人单位代扣代缴个税不违法,等等。——对上海法院的这一实践和这些观点,笔者难以认同,理由如前分析介绍,此不赘。


给用人单位的尴尬提示

       从合规的角度,我认为在履行劳动争议判决书/裁决书/调解书时,代为扣缴个税是用人单位法定义务,理应遵守践行。但对于上海的用人单位来说,考虑到司法实践的地方差异,在目前情况下也需要谨慎,笔者目前能给出的尴尬提示是:

1、对大多数案件,能够确认和劳动者不会有关于个税扣税争议的,还是要按时履行判决、裁决,同时依法代为扣缴个税,否则对用人单位可能会引来税务上的麻烦;但是,按目前的实践,即使在没有争议征兆的情况下,如果碰到不诚信的劳动者,其也可能在拿到税后所得后再去申请执行个税差额,这样的风险按上海目前的实践是客观存在的;

2、如果已经预计会和劳动者就扣税问题发生争议,或者因为各种原因已经超过了判决书要求的付款时间而已经被申请执行了,那么就要谨慎了:这两种情况下扣税并支付税后款项给劳动者,这个流程本身虽然符合税法,但根据目前的上海司法实践倾向,可能会面临被法院重复执行相当于税款金额的风险。如果上海法院这种现行的司法实践做法不变,这个时候上海的用人单位实际是在一个本不应有的法律困境里:如果不扣税而直接付税前款项给员工,用人单位就自己违反了税法;如果等候被申请执行,建议要和法院做好沟通,如果执行法官不能认同公司扣税,那么在执行程序中按法院要求付全款,违反税法的法律风险可能会小一点,但这又可能面临滞纳金等问题,同样可能导致额外成本。

       作为律师,给出上述尴尬提示我更尴尬,希望永远不要有这样的法律困境来让律师做这样的别扭的分析提示。上海目前对这个问题的司法实践存在明显问题和弊端:一方面,这样的实践违背了税法原理,陷用人单位于莫名的两难困境;另一方面,由于用人单位直接向劳动者支付税前金额的操作偏离了正常的劳动者个税缴纳流程,其实也给劳动者带来了纳税问题的困扰,也不利于国家税收征管秩序。笔者真诚地希望,上海的法院系统能够注意到这个问题,能够真正实事求是地改变既有的存在问题的司法实践,回到现有的法律,依法认可用人单位的代扣代缴个税行为的合法性,将代扣缴个税的事实依法纳入到履行法院判决书义务的评价范围内,这实际不会给执行法官添太多麻烦,需要的只是打破其实毫无必要的错误路径依赖,从而使对类似案件的处理能实现最基本的公平、合法、合理,给各方当事人一个正常、稳定的法律预期,营造健康的法治环境。